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穆斯林資訊 >> 特別關注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世界穆斯林學者聯盟秘書長寫給西方世界的一封公開信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中穆網    作者:王晉賢 譯
熱度4632票  瀏覽724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5年1月24日 14:14

世界穆斯林學者聯盟秘書長,寫給西方世界,西方民眾、思想家、領袖的一封公開信

在問候和感謝之後:

首先我想說明幾點:

 第一,你們都看到了,針對查理週刊的襲擊,以及發生在其他任何地方,任何宗教場,針對那些無辜市民的所有罪惡襲擊事件,不管襲擊者是穆斯林還是非穆斯林,以世界穆學聯,以及其他學者聯盟、協會為代表的大部分穆斯林學者表示了嚴厲的譴責。

這樣的罪行是任何天啟教義所不容的,特別是伊斯蘭,在伊斯蘭看來殺害一個無辜者,等於殺害全人類,真主說:“除因復仇或平亂外,凡枉殺一人的,如殺眾人;凡救活一人的,如救活眾人”(筵席章32)而且伊斯蘭規定殺害一名無辜者,在真主那裡,要比摧毀尊貴的天房更嚴重,這方面的經訓比比皆是。

第二,崇尚自由不是西方世界的特產,它是真主賦予人類的天性,伊斯蘭重視自由,禁止以任何理由限制自由,即便以宗教的理由也罷,清高偉大的真主說:“對於宗教,絕無強迫”(黃牛章256);真主說:“誰願信道就讓他信吧,誰不願信道,就讓他不信吧。”(山洞章29),事實上當使者(真主賜福他)在管理麥迪那時,頒佈了麥迪那條約,給所有生活在那裡的人保證了這份自由。麥迪那條約有將近50條,其中的27條說的是,包括猶太人、多神教徒在內,所有生活在麥迪那的市民的權益;甚至古蘭經把允許和阿拉伯多神教徒作戰的原因歸納為:反抗壓迫,尋求公道,為所有崇拜和修行的場所落實自由,真主說:“被進攻者,已獲得反抗的許可,因為他們是受壓迫的。安拉對於援助他們,確是全能的。他們被無理地逐出故鄉,只因他們常說:‘我們的主是安拉’。要不是安拉以世人互相抵抗,那麼許多修道院、禮拜堂、猶太會堂、清真寺-其中常有人紀念安拉之名的建築物-必定被人破壞了。凡扶助安拉大道者,安拉必定扶助他;安拉確是至強的,確是萬能的。”(朝覲章39,40),所以以言論自由為藉口,攻擊偉大的使者(真主賜福他),為憐憫世人而被派遣的使者,或者公開以漫畫、電影等形式,對他作出連常人都無法接受的侮辱,是不合法的,也是不明智的。

第三:部分報社和媒體繼續增印和刊發關於使者(真主賜福他)的侮辱性漫畫和電影,繼續攻擊伊斯蘭,攻擊穆斯林的做法很魯莽,不符合邏輯,更不理智;那是因為,如果我們一致認為,那些極端分子(他們只是少數人)不能代表伊斯蘭,不能代表穆斯林,甚至他們所殺害的穆斯林要比非穆斯林更多;那麼,對於另一夥極端分子,他們的行為,不僅侵犯穆斯林,甚至侵犯憐憫世人的使者,有將近20億人民信仰他,愛戴他,他們隨時準備好為他的道路而犧牲自己的生命,這樣的行為既不合理,也不公正,更不符合正常的理智,對於這些極端分子,我們該怎樣回答呢?

另外,這些魯莽的行為會從幾個方面幫助那些極端分子:

1 似乎他們代表伊斯蘭,代表伊斯蘭的使者穆罕默德(真主賜福他)。

2 這會給他們以口實,說西方,或者非穆斯林是敵對伊斯蘭的,是敵對伊斯蘭使者的,敵對穆斯林的。

3 這會助長極端和恐怖思想,會造成嚴重的敵視、仇恨和不信任情緒。

4 這會使那些公正的改善者的努力和付出付諸東流,因為大眾可能會不信任他們了,他們只會相信那些利用這些侮辱事件宣揚極端思想的恐怖分子。

第四:這些極端和恐怖思想的出現有許多原因,最主要的有兩點,毫無疑問其中有西方國家和政權的因素:

第一個原因:自殖民時期以來,大多數伊斯蘭國家所遭受的獨裁和專政,以及對自由的壓制;即使如此,西方國家和政府與這些獨裁政府站到一起,無視自己所信仰的自由和民主等價值觀念。

假設我們這些國家內人們能享受到自由,那麼這些極端思想會被公開的討論,繼而銷聲匿跡,或者至少會減弱,可是這些思想起源於監獄,因為第一個極端組織(TakfirWal-Hijra),就組建於埃及監獄。

然後當阿拉伯民族在突尼斯、埃及、葉門、利比亞、敘利亞,冒著生命危險,開始了追求自由、反對獨裁與專政、反對壓迫、反貧窮、反愚昧、反落後的和平遊行時,在整個世界的觀察和見證下,這些反抗和遊行,在那些來自西方的軍事援助下,被那些符合西方政治利益的政治家們驅散和壓制;原本伊斯蘭世界還期待著,西方世界-民主和自由價值的捍衛者-,會為了這些價值觀念而施以援手,使其合法化,與它並肩站立;就像對待那些非伊斯蘭世界中,被軍事政變的國家那樣,在美國以及其他國家的壓力下,被迫組建合法政府。

像我們看到的,基地組織是在“伊斯蘭拯救陣線”獲得勝利的民主進程遭到軍事鎮壓之後出現的,我敢肯定,假如伊斯蘭世界的民主努力能獲得成功的話,基地組織絕沒有生存餘地。

我們也聽到,極端分子們多次粗暴地攻擊和批判,那些相信對話,相信自由,相信投票箱的,中正伊斯蘭人士,說他們近七十年來沒有任何成果。

當突尼斯,埃及,利比亞的革命成功時,那些極端分子就消失匿跡了,但是當阿拉伯之春失敗時,“基地”“ISIS”又強勁地走上了前臺。

比如,在敘利亞,直到革命後好長時間,那裡沒有什麼“ISIS”,也沒有“基地”,但是當阿薩德政府濫殺無辜,並且向自己的國民使用包括毒氣等化學武器在內的,所有非法手段,再加上西方國家的集體沉默之後,“ISIS”的實力得到了加強。

同樣,伊拉克根本沒有什麼恐怖分子,一直到被美國佔領之後,才出現了“基地”,然後其勢力被遜尼部落力量的打擊而削弱了,甚至一度被趕出了安巴爾。

但是在受美國支持的馬利基政府,邊緣化政策的影響下,“ISIS”強勢地返回,並迅速佔領了從摩蘇爾到安巴爾的大部分遜尼派阿拉伯地區。所以說,西方的政策對這些極端組織的出現有負作用。

第二個原因:巴勒斯坦問題,所有的國際法律法規和常規認為,這是一個正義的事業,是被占領土事件,而猶太複國主義,在被占領土上推行的政策,像建設猶太人定居點、設置隔離牆、隔離帶、侵犯阿克薩清真寺、在加沙所犯的反人性,反人類罪行等,都是違背國際法律法規的。這所有的一切都是美國的一票否決權、西方的沉默、不向以色列政府施壓的結果。

所以在巴勒斯坦,在尊貴的聖城受到猶太佔領軍的蹂躪,家園被毀壞,無辜百姓受到殘害,伊斯蘭和基督教的聖地受到侵犯的同時,世界是不會獲得安寧和和諧的。

第五:大家都知道,今天的世界已經成為了同一個地球村,是榮辱與共的。所以,東方和西方的思想家、領導人和所有有識之士,大家必須共同為了所有人的利益而做思考,這只能在通過為落實政治、社會、經濟所有領域全面發展,得到完全公正,而運用所有手段的努力下獲得成功。只能通過,為達成和平共處的行為原則,而在西方思想家學者,與伊斯蘭思想家學者之間進行的對話,學術研討和會議而落實。然後,把這些原則提交給東西方的政治領袖們,讓他們去落實和平共處的主要訴求。清高偉大的真主明確規定,大地的財富是屬於全人類的,不允許某個民族,或者某個族群獨斷專橫,真主說:“他為眾生而將大地放下。”(至仁主章10)。

最後,事實已經證明,安全和政治會議、解決方案等都沒有用,而真正能解決問題的方法,只有誠懇透明、平心靜氣、目的明確的對話,然後踏踏實實的付諸行動;因為對話的重要性,伊斯蘭要求穆斯林以最好的方式與人對話,清高偉大的真主說:“你應當以最優美的態度與人辯論”(蜜蜂章125),而且古蘭經要求尊貴的使者(真主賜福他),用優美的、讓人喜悅的方式,與尋求真理的人對話,而不是將意見不同者打為嫌疑人。偉大的真主說:“我們或你們,是在正道上的、或是在顯著的迷誤中的。”(賽伯邑章24),因為他要求對方進行對話,以獲得對方可能持有的真理,甚至古蘭經一再要求對方對話,真主說:“對於我們所犯的罪,你們不受審問;對於你們所做的事,我們也不受審問。”(賽伯邑章25),他以犯罪的可能性描述自己,以便讓對方更容易地加入到對話中。

所以我們需要進行對話,而不是制定條件,也不是給某一方施加犯罪嫌疑,這種對話只是為了讓所有人能公平、公正、和平地共處。

在我信的結尾,我向你們發出__超然的真主向世人發出的呼籲,他說:“你們來吧,讓我們共同遵守一種雙方認為公平的信條。”(儀姆蘭的家屬章64),這個信條的目的就是呼籲所有的人,讓他們得到靈魂和道德的提升,讓他們超越怨恨、以及所有傷害別人的障礙;我們呼籲你們尋求一個共同認可的信條,那就是所有宗教認可的,人類天性的原則,和高貴的價值觀念。“我只願盡我所能從事改革,我的成功全憑安拉的援助,我只信賴他,我只歸依他”(呼徳章88)。

唯有真主才是可受求援的!

世界穆學聯秘書長阿力•穆合贏丁-格勒達給博士

【王晉賢譯自穆學聯官網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頂:204 踩:207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4 (1028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4 (958次打分)
【已經有2235人表態】
605票
感動
522票
路過
511票
高興
597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