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穆斯林資訊 >> 環球觀察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破析關於美國穆斯林的五種誤讀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中國穆斯林》    作者:祁天秀 編譯
熱度4538票  瀏覽618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4年12月16日 11:15

成立於2004年的  “科爾多瓦倡議”(Cordoba Initiative)組織旨在于促進多種文化和信仰間的包容與和諧,建立起對彼此的信任和理解,其中一項重要工作是致力於消除對穆斯林的誤解,這種誤解使得伊斯蘭和西方之間的裂痕進一步加大,其結果使得在美國製造了一些人人自危的緊張氣氛。美國數以百萬的穆斯林大眾也一直為消除這種誤解而努力,儘管他們自己覺得在同時作為一名美國公民和一名穆斯林的兩種身份間沒什麼矛盾的地方。即使這樣,他們還是成為一些人的襲擊目標,  因為這些人把對恐怖分子的仇恨轉嫁到普通穆斯林身上,其過激行為不僅使美國穆斯林的公民權利受到侵犯,並且正在拆毀而不是修補彼此溝通的橋樑。

一些美國人根深蒂固的觀念是穆斯林不是美國的本有民族,他們對美國的國家安全構成威脅,是什麼樣的說法造就了這些錯誤的觀點呢??

誤讀一:美國穆斯林都是外國人。

穆斯林在美國的歷史甚至比美國建國的歷史長,也就是說在美國還沒有成立時,穆斯林已在美國了一一但是當時穆斯林不是和平自願地移民過去的,而是奴隸販賣者把他們帶過去的。現在美國穆斯林中占比重最大的族群是非洲裔穆斯林,他們中相當一部分是被帶到美洲新世界做奴隸的非洲人的後代。

歷史學家們估計當時被奴役的黑人當中穆斯林占30%多。甚至連當時的西非王子阿卜杜·拉赫曼也被綁架並被作為奴隸販賣到美洲新世界,在長達40年的奴役期後,直到1828年美國總統約翰·亞當斯才將他釋放。阿卜杜,拉赫曼只是許許多多被綁架販賣到美洲新世界的非洲穆斯林之一。在早期的美國,不管是在獨立戰爭時期的士兵名冊中,還是在當時逃跑的奴隸名單中,穆斯林的名字隨處可見。很多穆斯林參加了1812年維護美國獨立的美英戰爭和1861年至1865年爭取美國南北統一的南北戰爭,而在100多年後,成千上萬的非洲裔美國人改信伊斯蘭,其中包括著名拳王卡修斯·克萊(後來改名為穆罕默德,阿裡)和黑人民權運動領袖瑪律科姆·利特爾(後來改名為瑪律科姆·X)。

目前,國會中有兩名穆斯林議員,而成千上萬的穆斯林在軍隊服役,當然了,他們中一部分人是出生在美國以外的地方,但是當你穿著美國軍服並且願意為這個國家犧牲一切時,你願意被當作是外國人嗎?

誤讀二:美國穆斯林在種族,文化和政治方面表現單一,缺乏多元化。

事實上,美國穆斯林社區是世界上最具多樣化的穆斯林社區,美國穆斯林也並不排斥不同於他們信仰的一切東西,相反他們通過多種途徑,運用各種不同于傳統的手段提升自己的信仰。政治方面,一份2007年的皮尤調查發現63%的美國穆斯林傾向于支持民主黨,11%傾向於支持共和黨,其它26%傾向于保持中立。種族來源方面,儘管有一種普遍的誤解認為美國穆斯林大部分都是阿拉伯人,事實並非如此,不僅大部分美國穆斯林並不是阿拉伯人,全世界範圍內大部分穆斯林也並不是阿拉伯人。在美國人口普查中,大約88%的穆斯林屬於非阿拉伯裔,其中至少四分之一是非洲裔,是占美國穆斯林人口比重最大的種族。對這一點心存疑問的人可以參見2007年7月30號出版的美國新聞週刊,其封面刊登了美國穆斯林文化多樣性的特寫。

美國穆斯林有多種宗派,參與宗教活動的程度也因人而異。根據美國國務院發佈的一篇報導—《美國穆斯林—基於資料統計的描述》,美國穆斯林在宗教投入方面呈現高度保守、折中、世俗的三個層次,這一點跟信仰其它宗教的群體沒什麼區別。

66%的美國穆斯林家庭年收入在50,000美元以上,超過美國普通家庭收入,是美國經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美國是世界上最具種族多樣化的國家之一,而美國穆斯林是美國最具種族多樣化的一個群體。除了在麥加朝覲時能看到來自不同地方不同民族的穆斯林外、下一個最能體現穆斯林種族多樣性的地方可能就是美國了。

誤讀三:美國穆斯林壓迫婦女。

根據一份2009年的蓋洛普調查,美國穆斯林婦女的受教育程度超過西歐的穆斯林婦女,也超過美國人受教育程度的均值。跟信仰其它宗教的美國婦女相比,美國穆斯林婦女的人均收入更接近這個群體的男性的收入。在美國各行各業,都有傑出穆斯林女性的身影,如社會活動家、勵志演說家伊利亞賽,沙巴斯(為瑪律科姆·X之女),蓋洛普穆斯林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加拉,莫噶海德,MIIM設計公司的創始人和首席執行官麥爾彥·伊斯坎達裡,美國婦女中第一位把古蘭經翻譯成英語的拉勒·伯克提爾等等,在美國很多宗教和民間組織中,穆斯林婦女也都擔當起了領導人的角色,  比如阿裔美國人家庭援助中心,  《阿茲紮》雜誌,伊斯蘭網路集團,美國穆斯林前進協會等。

不可否認的是,全世界範圍記憶體在著不同程度的性別歧視。在2009年發佈的世界經濟論壇的性別差異索引中,在25個婦女參與社會程度最低的國家中,有18個國家是穆斯林占多數的國家。但是正如這個名為WISE (Women's Islamic Initiative in Spirituality and Equality  “婦女精神與平等之伊斯蘭倡議”)的婦女組織所記載的一樣,穆斯林婦女正通過她們的學識、公民參與、教育、倡議和在美國及世界範圍內舉行的各種行動領導著一場爭取改變的戰鬥。

誤讀四:美國穆斯林常常成為“本土恐怖分子”。

根據旨在打擊恐怖主義保障國土安全的三角中心的資料顯示,在美國涉嫌恐怖計畫的非穆斯林多於穆斯林,而這一點在一個如美國這樣有“伊斯蘭恐懼症”的國度一直以來被忽略了,共和黨議員皮特·金甚至在國會就美國穆斯林的激進化舉行聽證會,使美國穆斯林的處境雪上加霜。在2010年,三角中心也發現有關穆斯林在美國準備實施恐怖襲擊的最大也是單一的情報來源地是美國穆斯林社區。

把伊斯蘭等同於恐怖主義將會危及到美國穆斯林作為公民的各項自由權利,並且加劇了一種危險觀念的形成,那就是美國正同伊斯蘭開戰。政策制定者們應該明白令全世界恐懼的恐怖主義者們的恐怖行為起因是政治和社會經濟因素,而不是宗教因素。

在美國,整個穆斯林群體是受教育程度最高的也是收入最高的群體之一,在社會各個行業都有穆斯林的身影,教師、醫生、律師、作家,工程師以及政府高層官員等。美國穆斯林的平均年齡只有35歲,意味著他們可以對這個國家做出比別的民族更多的貢獻,但是他們並不僅僅是在工作崗位上對建設這個國家做出貢獻,他們在幫助這個國家的窮人方面投入了大量的時間和金錢。2005年的卡特裡娜颶風和2013年的奧克拉荷馬州的毀滅性的龍捲風造成了很多人流離失所,美國穆斯林拿出了數以千萬美元的救災捐款、幾千志願工作小時來幫助提供受災群眾所需物品,幫助重建家園和重新創業。

誤讀五:美國穆斯林準備把沙裡亞法律帶到美國。

在伊斯蘭教中,沙裡亞是天啟的體現人間正義和憐憫的完美形式,就如同西方傳統中的自然法律的概念。就像每一種宗教一樣,其激進主義者往往斷章取義,而絕大多數穆斯林法官在關於沙裡亞法律的主要目標上都有一致的觀點:保護生命、信仰、知識、財產、家庭和尊嚴不受侵犯,沙裡亞法律中沒有一條規定是把穆斯林居住國變成實行沙裡亞法律的哈裡發國家。

幾個世紀以來,世界範圍內的伊斯蘭學者一致認為穆斯林必須要遵守他們居住國的法律。這一點早在先知穆罕默德時代就確定了,在西元614-615年,先知穆罕默德派了一批他的追隨者到阿比西尼亞的國王那裡接受庇護,當時阿比西利亞的國王信仰基督教,而他們之間得以和平相處。無論從經訓,從歷史,還是從政治方面,都找不到美國穆斯林都反對美國憲法的根據,相反,美國憲法與沙裡亞的目標和思想是一致的,在1776年約翰·亞當斯總統在他的《關於政府的思考》書中讚揚先知穆罕默德是一位“清醒的真理追求者”,而先知穆罕默德關於正義的英明觀點被當作是美國憲法的一個重要的前提。當穆斯林在美國不受限制地踐行自己的信仰、遵守美國法律時,穆斯林就已經在踐行沙裡亞法律了

(作者系西北民族大學講師)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美國
頂:201 踩:221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45 (1126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3 (1017次打分)
【已經有1973人表態】
594票
感動
455票
路過
430票
高興
494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