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穆斯林資訊 >> 環球觀察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馬賽籌建清真寺法國人暴露恐慌

熱度3390票  瀏覽328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9年12月31日 16:38

文森特‧格萊塞

       法國馬賽﹐位於地中海沿岸﹐是一座歷史名城﹐在首都巴黎之後名列第二﹐最大的工業化港口﹐景色秀麗﹐氣候宜人﹐工商業發達﹐還有濃重的小資情調﹐外地遊客如織。  當地穆斯林組織醞釀了數十年﹐希望建造一座中心清真寺﹐每次啟動都引起一陣恐慌﹐不是穆斯林﹐而是丟棄了宗教信仰的世俗化法國人的恐慌。

       法國是歐洲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國家﹐估計在一千萬到六百萬之間﹐法國人對穆斯林人口增長感到恐慌。  馬賽是法國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城市﹐在全市一百六十萬人口中﹐穆斯林佔25%﹐有四十萬人﹐法國人擔心馬賽必將全面伊斯蘭化﹐趨勢必然﹐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將在歐洲創造記錄。  所以﹐歐洲人對伊斯蘭的恐慌集中在法國﹐法國人對伊斯蘭的恐慌集中在馬賽﹐所以法國國會在2004年通過決議禁止穆斯林女生在校戴蓋頭﹐如今穆斯林希望在馬賽建造大清真寺﹐由此引起的恐慌﹑阻力﹑仇恨﹐可想而知。

       馬賽市穆斯林組織在今年四月正式公佈了籌建清真寺的藍圖和方案﹐決心已定﹐已在市中心購買了地皮﹐造價330萬美元﹐規模宏大。  新設計的馬賽大清真寺﹐將樹立起一座高高的宣禮塔﹐頂上夜間發射紫色的光亮﹐象征馬賽海港的燈塔。  法國的極右勢力堅持反對﹐例如有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法國人說﹕「決心炸毀這座清真寺。」  他在12月28日星期一對來訪的《紐約時報》記者這麼說﹕「居住在這裡的穆斯林真不少了﹐他們還在不斷進入定居。  將來這裡要有麻煩。」  右派集團在市議會中提出法律訴訟﹐要求勒令禁止建寺規劃﹐不許可建造清真寺。 當地法國人﹐對穆斯林的關係在惡化﹐過去對「各民族和諧」的溫情消失了﹐圖窮匕首見﹐同穆斯林劃清界限﹐公開對抗。   一位法國伊斯蘭文化學者尤素夫‧瑪梅利教授說﹕「過去他們把穆斯林分成世俗的﹑溫和的和激進的﹐三大類。  今天統稱穆斯林﹐都是他們仇恨的人。  過去他們看著阿拉伯人不順眼﹐今天﹐凡是穆斯林都不是東西。 他們意見趨於一致﹐認為伊斯蘭是對法蘭西文化的最可怕的入侵者。」

       從法國向四週傳播的恐慌﹐在許多地方出現了反射﹐如丹麥﹑荷蘭﹑瑞士﹑德國和英國﹐他們那裡先後都掀起過反伊斯蘭逆浪﹐撕破了溫馨的民主與自由面紗﹐暴露出種族主義的猙獰面貌。 「歐洲文明」原來如此野蠻﹗  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的一位穆斯林學者文森特‧格萊塞說﹕「今天﹐歐洲人的恐慌結晶在伊斯蘭上﹐成為他們最大的心病。」   虛偽的歐洲人採用法律的手段表達「民意」﹐反對穆斯林的蓋頭﹑鬍鬚和宣禮塔﹐他們變相暗示﹐穆斯林可以偷偷摸摸保持信仰﹐必須保持沉默﹐不許可顯露出來。  法國政府曾經發動過一場全國大辯論﹐為期三個月﹕怎樣保持法蘭西文化。  這個辯論的主題泄露了天機﹕表明法國人內心裡的空虛和脆弱﹐世俗文化岌岌可危﹐對伊斯蘭滲入有恐懼感。  看樣子要採取行政命令和國家機器的手段﹐維護法蘭西文化的生命﹐不知能維持多久﹖  伊斯蘭在歐洲的表現﹐不是行政命令﹐也沒有武威脅求﹐而是信仰民眾穆斯林的自覺自願﹐是心力的表現。   依靠行政命令和武力維持的文化是靠不住的﹐例如前蘇聯曾經對馬列主義採取的強勁保護措施﹐沒有能夠挽救熄滅的命運﹐而依靠人心存在的文化﹐不會被消滅﹐無堅不摧﹐因為文化之根在每個人的心裡﹐有無窮的生命力。

       格萊塞說﹕「歐洲文化就像一個年邁色衰的老女人﹐她有許多懮慮﹐晚上聽到一點動靜﹐立即聯想到是夜間盜賊﹐沒有安全感。  今天的歐洲人﹐懮慮重重﹐例如金融危機﹑失業率上昇﹑房價暴漲﹑市場蕭條﹑文化頹廢﹑官員醜聞﹑溫室效應﹑地球變暖﹐最擔懮的是伊斯蘭入侵。」   他們擔心伊斯蘭將從根本上取代歐洲文化。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法國
頂:122 踩:155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08 (887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06 (786次打分)
【已經有1440人表態】
374票
感動
309票
路過
357票
高興
40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