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主導巴勒斯坦人的未來?-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國際 > 國際

誰來主導巴勒斯坦人的未來?

長久以來,美國一直都在竭盡全力試圖扮演巴以和平進程的推進者,然而,經過歷史的沉澱,我們逐漸發現,美國所主導的巴以和平進程,只不過是給所有嚮往和平之人的虛妄希望。

自特朗普擔任總統以來,美國愈發肆無忌憚地頒佈一系列惡意損害巴勒斯坦利益的政策及法令,令人心寒。

雖然美國在巴以和平進程中扮演的角色已被世人看穿,但是,巴勒斯坦當局似乎依舊將所有的希望寄託於美國政府之上——或許,在被矇騙近25年之後,巴勒斯坦已經失去了其他希望。

我們必須承認,巴勒斯坦當局固然也已認知到美國對自己的矇騙以及對以色列的一味偏袒,但是,由於巴勒斯坦本身不具備單獨解決巴以衝突的能力,因此,它也無力擺脫美國政府對巴以問題的把玩與操控,只能任由美國及以色列對巴勒斯坦問題的推諉與戲虐。

時至今日,巴勒斯坦當局依舊對美國25年前提出的“巴以和談”抱有無限幻想。

此前,巴勒斯坦新任總理穆罕默德•施泰耶(Mohammed Shtayyeh)在接受CNN採訪時直言,巴勒斯坦當局“自始至終嚴格遵循巴以和談的規章手冊”。

那麼,施泰耶總理口中的“規章手冊”到底是什麼?是國際法律法規嗎?顯然不是。

國際社會早已對巴以問題做了法律上的限定與裁決,然而,出於不同的原因,不論是巴勒斯坦、以色列、美國還是國際社會,似乎都不願遵循這些裁定。施泰耶總理所說的“規章手冊”,是美國政府及其幕後猶太金主所制定的“巴以和平進程手冊”。

有趣的是,這樣一個完全偏向以色列政權的不公平方案,卻被巴勒斯坦政府視若珍寶,成為巴勒斯坦當局建立獨立國家的定心丸。

而這也正是巴勒斯坦內部政治矛盾的癥結與根源所在。以穆罕默德•阿巴斯總統為首的巴勒斯坦當局一心希望通過美國的援助與斡旋完成建國大業,而其他政治團體則對此嗤之以鼻。數年來,美國政府堅持向巴勒斯坦當局提供援助——注意,美國政府的援助物件,是巴勒斯坦當局,即穆罕默德•阿巴斯的巴勒斯坦政府。在美國的金元政治轟炸之下,巴勒斯坦當局在聯合國力薦美國政府成為“巴以和談”的主導者與推進者。

此前,巴勒斯坦當局曾進行多方遊說,試圖恢復巴勒斯坦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雖然阿巴斯總統此舉只是在糾正一個由來已久的歷史錯誤,但是,這依舊讓很多關心巴勒斯坦民族解放事業的正義人士為之振奮。

問題在於, 施泰耶總理、阿巴斯總統及其領導的巴勒斯坦當局到底何時才會放棄對美國及以色列的虛妄幻想?到底何時才能傾聽人民的聲音?才能真正為巴勒斯坦民族解放事業以及人民的利益而奮鬥?

我們必須承認,在巴勒斯坦當局一味討好美國的同時,以色列猶太複國主義政權對巴勒斯坦國土的侵蝕、對巴勒斯坦人民的打壓愈發嚴重,留給巴勒斯坦人民的生存空間越來越狹小……

上月初,特朗普總統的女婿兼特別顧問傑瑞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在巴林出席經濟論壇時直言,巴勒斯坦現政權極不穩定且“情緒異常”,他認為美國不應信任巴勒斯坦當局;美國駐中東“和平大使”傑森•格林布拉特(Jason Greenblatt)則大言不慚地公開抨擊國際社會對巴以問題的正義裁決——國際社會一致認定以色列對巴勒斯坦領土的佔領屬於非法行為,但是格林布拉特大使卻在出席美以關係論壇時說:“我希望人們不要再蒙蔽雙眼,不要假裝認為猶太定居地是巴以不斷衝突的根源,你們說那是非法定居地,我認為那只是屬於猶太人的家園。”

需要指出的是,此次美以關係論壇的組織方,正是以色列右翼媒體“哈由姆”(Hayom),而哈由姆的幕後金主,則是美國第三大富豪、賭王謝爾登•阿德爾森(Sheldon Adelson)。阿德爾森一直以來都是以色列的堅定支持者,對於特朗普政府明顯偏袒以色列的不公平策略,阿德爾森更是大力支持。

阿德爾森只是無數猶太複國主義支持者中的一員,縱觀美國社會,不論是政界、商界還是金融界,阿德爾森之流比比皆是,他們一次次刷新美國外交政策的下限,將巴以問題拖入無邊深淵。

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尼基•黑利(Nikki Haley)、美國駐以色列大使大衛•弗雷德曼(David Friedman)同樣如此。

此前,黑利大使在接受接受以色列哈由姆報採訪時明確表示,對於巴勒斯坦問題,以色列不應過多焦慮,美國不會因巴以問題而為難以色列,美國決定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搬遷其大使館至耶路撒冷,同時默許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進一步吞併,只是出於對以色列的支持,以色列不必對美國做任何補償。

黑利說:“美國政府發佈的全新中東計畫,即偉大的‘世紀協定’,其終極目標就是保護以色列的權益,避免以色列受到任何損傷,我們深知,以色列渴望和平,我們要竭盡全力保護以色列的安危。”

黑利之流近乎無恥、顛倒黑白的狂言亂語,正是美國政府對巴以問題的基本態度所在,但是,作為旁觀者的我們,切忌不要輕易上當,不要因強權而蒙蔽了雙眼,要勇敢追求事實真相,堅定地站在正義的一方。

曾幾何時,美國試圖讓全世界相信,它們傾盡全力促進巴以和平的到來,但久而久之,我們發現,美國一步步丟棄了遮羞的皮囊。現如今,在特朗普總統的領導之下,美國政府已經全盤接受並支持猶太複國主義運動,再也不願虛情假意地充當巴以和談中公平、公正的仲裁者。

或許,最能代表美國虛偽及強權政治本質的,就是美國駐以色列大使弗裡德曼。今年六月8日,弗裡德曼大使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明確表示,不論以色列政府未來開展何種行動,不論以色列政府是否繼續吞併約旦河西岸地區領土,美國政府都將堅定地站在以色列背後,賦予以色列最為強大的支持。

接受採訪後不久,弗裡德曼大使便應邀前往耶路撒冷地區為一項地道工程剪綵。該地道橫跨耶路撒冷地區巴勒斯坦村莊,近80多戶巴勒斯坦民居受到嚴重損害,然而,以色列及美國似乎毫無忌憚,它們對此毫不在意。

既然如此,巴勒斯坦當局對巴以和談的希望到底何在?我們已經看清美國政府的本質,美國不斷從經濟、軍事、政治等各個層面加大對以色列的支持,同時不斷促進巴勒斯坦在國際社會的邊緣化,強迫巴勒斯坦當局接受一個毫無正義與公平可言的流氓協議。

遺憾的是,巴勒斯坦當局似乎已經做好了接受這一“世紀協議”的準備。

問題在於,在美國及猶太金主及其旗下主流媒體的不斷渲染之下,世人似乎也篤信這是一份有利於巴勒斯坦人民的和平協議,任何對此表示異議之人,都會被抨擊為巴以和平進程的絆腳石。

1993年奧斯陸協定的簽訂,讓所有關心巴勒斯坦民族解放事業的人們看到了希望。然而,我們很快發現,所謂的奧斯陸和談,只不過是美國進一步為以色列爭取“合法權益”的幌子,美國政府根本不願督促以色列猶太複國主義政權放棄對巴勒斯坦領土的非法佔領,更不願阻止以色列進一步加大對巴勒斯坦領土的侵蝕——不論是以色列還是美國,都拒絕對國際法律法規展示出應有的尊敬。

美國口口聲聲表示要全力推進巴以和平的實現,卻依舊為以色列提供決經濟及軍事援助,源源不斷地向以色列運送最為尖端的武器裝備,美其名曰“保護以色列的安危”。

對巴勒斯坦人民而言,他們的未來到底在何處?顯然,美國主導的巴以和談似乎並不是最終的出路,巴勒斯坦當局的領導似乎也陷入困境。

巴勒斯坦人的未來,理應交由巴勒斯坦人民書寫。巴勒斯坦人民需要的不是施捨,而是合法權益。巴勒斯坦人民不需要永無止境的談判,不需要美國的假意同情,他們需要的,是團結一心,一致對外,勵精圖治,為巴勒斯坦早日實現解放而努力奮鬥。

 --------------------------      

編輯:葉哈雅

出處:阿拉伯新聞網

原文:Palestinians must be the authors of their own liberation

連結:http://www.arabnews.com/node/1522451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